body { background: #000; } .tishi { width: 70px; height: 70px; position: fixed; right: 0px; top: 47%; padding-top: 1px; opacity: 0.7; } /* 头部样式 */ .top { height: 75px; } .top .logo { margin: 5px 0 0 20px; } .top .top-title { color: #fff; margin: 5px 0 0 40px; } .top .top-title h5 { color: #999; } .top .bdsharebuttonbox { margin: 40px 10px 0 0; } .top .other-link { margin: 46px 10px 0 0; } .top .other-link:hover { color: #999; } /* 头部样式 end*/ #fengmian { position: relative; width: 100%; padding-top: 1px; background: url(//p3.ifengimg.com/l/2019/15/a1124384fefad9d/bg.jpg) center -40px no-repeat; background-size: 100% auto; }

“折翼天使”守护者

出品人:毛宁 | 监制:徐茜茜 | 主编摄影:史玉琨 | 校审:李波 | 美编:董文亚
往期作品
1

1、“干我们这行真的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耐心和精力。他们有的是自闭症儿童、有的是听障儿童、有的是脑瘫儿,一个家庭有一个特殊儿童,家庭经济和精神压力会很大。所以我们康复一个孩子,其实是在帮助一个家庭。”豫章儿童康复中心主任胡金秀博士说。

2、“从去年5月开始,我们依托豫章师范学院特殊教育系实训基地,正式成立豫章儿童康复中心,面向社会,直接为听障儿童、智障儿童、自闭症儿童、脑瘫儿童等特殊儿童提供评估、教育康复服务。这也是全江西唯一一个综合性的、康复师团队全是大学生的康复中心。”从2009年开始,胡金秀在读博士的时候就进行听觉言语语言方面的研究。

3、“我刚进入这行的时候,为了让语言发育迟缓的孩子看到正确的发音口型,我自己把最基础的汉语拼音又对着镜子学习了一遍。”胡金秀告诉我们,她以前是一名耳鼻喉科的临床医生,在刚进入特殊儿童康复这个领域的时候。她自己也经历了各种转变。

4、 “一个有自闭症的孩子,你教他学会理解表达汽车到我坐汽车回家,可能需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就是不停的重复教,这对于康复师来说是很大的考验。”胡金秀说,在这期间无论是康复师还是家长都不能轻易放弃,否则孩子的一生就可能留下遗憾。

5、“对于我们来说,更需要的是做好家长的思想工作,许多家长由于不愿意面对自己孩子的问题或者意识不到孩子的问题,总认为孩子只是发育晚,早晚都会变好的,但是往往就是这些思想导致孩子们错过了最佳的干预期。”胡金秀告诉我们,如今留守儿童越来越多,老一辈人对康复治疗的不了解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6、“妞妞(化名)的妈妈面对4岁都不会说话的女儿,当时已经接近崩溃了,由于奶奶不支持孩子来康复中心,丈夫在外地打工,她又要工作,每天都要从高安来南昌治疗。这样的高压下曾让妞妞的妈妈在康复中心哭过好几次。”胡金秀说,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和中心,所以对待这些“天使”她们不仅要对孩子进行康复治疗,还要和家属进行沟通和和心理疏导。

7、“最终在我们的说服之下,妞妞的奶奶同意帮助儿媳妇一起送孩子来康复中心,我们大学生在下课之后帮助妞妞进行家庭康复。一年之后,妞妞已经和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了,明年妞妞就准备上小学了。”所以,胡金秀说在很多时候,他们挽救的不只是一个孩子,而是整个家庭。

8、“目前,需要进行教育康复特殊儿童和康复师以及特殊教育的老师之间的比例缺口不小,所以我们除了要帮助孩子们之外,学校还要担任起培养康复师和特殊教育老师的任务。”胡金秀除去平时在康复中心的工作之外,同时也是特殊教育专业的老师。

9、“谁都知道这个工作挺难的,但自己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毕竟这份工作还是挺有成就感的。”26岁的罗悦,从2016年大学毕业开始,追随老师胡金秀的步伐来到豫章儿童康复中心担任康复师。

10、“其实,当年我是被调剂过来的,我们班一半以上的同学第一志愿并不是这个专业,但后来老师给我们详细的介绍了这个专业之后,大家就踏踏实实的走上了这条路。”罗悦说,以前读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位同学就是特殊儿童,那时候由于没有康复中心,所以那名同学一直在班上格格不入。

11、“我们中心有很多孩子都是来自江西省各地的,他们的家长为了治疗孩子,都在中心附近租了房子,一般都是由妈妈全职来照顾孩子。”罗悦说很多时候,康复师的压力其实还是蛮大的,许多家庭把这里当作孩子最后的希望,康复师成为了那根“最后的稻草”。

12、“除了在中心上课之外,在家庭的康复治疗也很重要,所以我们都会和家长进行详细的沟通,希望他们能重视。也有很多家长,心里比较着急,看到短时间没有效果就会来问我们,我们花在和家长沟通上的耐心一点不比孩子们少。”罗悦说。

13、“我是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第一志愿就填了特殊教育专科业的,虽然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特殊儿童,但我还是决定从事这个行业,在写志愿的时候,我爸妈刚开始还有些不理解,后来他们通过互联网,也慢慢认可了我的选择。”还在读大二的吉安姑娘欧阳文琪是豫章儿童康复中心的一名实习生。

14、“来了学校才知道,特殊教育和儿童康复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除了有热情、耐心之外还要学习教育、特殊教育、康复这些理论知识。”欧阳文琪告诉我们,与她同一届的80多名同学中只有7名男生。

15、“康复中心对我们学生来说更像是大学里的实践中心,平时我们只要一有空就会来这里听课、当助教,和孩子们沟通等等。毕竟要最大程度的接近孩子们,才能掌握好特殊教育和康复的各种技能。”欧阳文琪告诉我们。

16、“当你和一个孩子关系好的时候,他会依赖你,只要你牵着他,只要你和他玩,只要你坐在他身后。这种被人依靠和需要的感觉是别的职业所没有的。”欧阳文琪说,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其实不需要你的怜悯之心,他们需要的是你把他们当作正常孩子对待的心态,他们渴望得到和正常孩子一样的关爱。

17、“在我们国家这几年,对待特殊儿童方面的补助和投入越来越大,我们这行的就业前景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会坚持以后都从事这个职业。在硬件条件越来越好的前景下,我们要做的是,把康复治疗和特殊教育的给越来越多的人普及,让这些“折翼天使”回归平凡。”欧阳文琪说。

博评网